冥古白垩

[枭羽]魔王(4)

骑士迪卢克×魔王凯亚

有微量柏菈图

魔王(1) 

魔王(2) 

魔王(3) 












  雪山里面的风暴明显比冰原上的要强烈许多。骑士们为了避免消耗过多的热量,只能排成一队缓慢前行。从地图上来看,只要过了最艰难的覆雪之路,很快就能到达山崖之上,那里有前人留下的营地,可以供他们休息片刻。


  这里太过危险,除了时常有野兽成群出没,还有无数的巨大冰棱从半空中坠下。骑士们猜测,或许是魔王在阻拦他们前进。可是,关他什么事。凯亚轻哼一声。


  人类总是喜欢把各种各样的坏事赖在他头上,小到孩子玩具弄丢了,晚上做噩梦了,大到杀人放火,天崩地裂,世界毁灭,都可以说成是魔王干的。可是魔王哪有他们想的那么清闲。他们知道睡上几百年有多痛苦吗,他们体验过吗。人类就是什么都不懂,还喜欢胡说八道。总有一天他要把这些造谣者的头全都拧下来,让丘丘人拿去当球踢。


  莱艮芬德不愧是火一样的男人。那身单薄的骑士服几乎没有什么御寒功效,但他似乎一点都不觉得寒冷。凯亚紧紧抱着他的斗篷,心里没有一丝愧疚。





  “你们为什么要讨伐雪山的魔王?”


  他折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趴在马背上的舒服姿势。


  “因为魔王伤害了王国的子民。”迪卢克瞥了他一眼,淡淡地回答道。


  哈?


  听了这话,凯亚差点激动得一下子坐起来。他抑制住愤怒的心情,趴在马背上嘀咕着。


  “你们可真是……咳,我是说,你们为什么会这样想?我从小在村子里长大,虽然大人都说「不听话就让魔王把你抓走」,但是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魔王来伤害我们。真的!”


  迪卢克沉默了片刻。


  “……你真的不是魔王?”


  “当然不是!”


  “……”


  “要真是魔王就好了,听起来多帅,”他深情地补充道,“也不用被你们抓到这儿来了,雪山可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迪卢克盯着他。


  这孩子的睫毛很长,并且浓密,可能是为了适应冰原上恶劣的风雪环境。垂下眼的时候,整个人都会变得十分安静,像只乖顺温和的小兽,看起来毫无攻击性。


  “不要总是盯着我看,骑士大人。”凯亚突然眨了眨他的蓝色眼睛,“说起来,您还没告诉我您叫什么呢。”


  红发男人迟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迪卢克。凯亚心想。迪卢克·莱艮芬德。好的,他记住了。


  “迪卢克大人,您不该怀疑我的。虽然有点冒犯,但是看看你那红色头发,那双红色眼睛,还有那张凶巴巴的脸……说真的,在我见过的所有人里面,没有比您更像魔王的了。”


  “……咳。”


  身后的骑士一不小心笑出声,刚要开口打趣,笑意却突然凝固在脸上。





  “大家小心!”前面的人高声喊道。


  “哎呦,不愧是你,”凯亚直接缩到迪卢克的怀里,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魔王大人,您把它们都吸引过来了!”


  两个挥舞着法杖的深渊法师突然出现在骑士们面前,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深渊已经出动了,他们来得太快!


  “我倒觉得是你的功劳,”迪卢克握紧重剑,目光冷冽,“准备应战!”


  骑士们纷纷拔出武器,做好战斗的准备。区区两个深渊法师,其实没必要大动干戈,但雪山里的魔物强度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可怕的未知,必须提高警惕。


   风雪之中的作战尤为艰难,法师可以随心所欲地借助暴风的掩护和冰雪的力量。周围的草地被吹开,枯枝被卷起,松树上的细雪簌簌落下,几道锐利的冰棱猝然射出,朝着众人的方向急速袭来。


  ……它们明明答应过自己,不会主动出手攻击人类!凯亚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现在还好,有骑士团替戴因收拾这些不省心的法师,万一传出去,被天理抓住把柄,还不知道要怎么借题发挥抹黑魔王。



  迪卢克率先带着几个手下围了上去,大剑上强劲的火焰在法师身前炸开,热浪四溢。一旁的优菈紧随其后,举起重剑砍向法师的脖颈。


  “呃啊!好、好硬!”她的双臂被法师坚硬的躯壳震得发麻。“这是什么?!”


  再次挥剑时,眼前的法师突然消失。优菈一惊,重剑一时无法快速收回,差点把自己也甩出去。


  “优菈!”


  安柏惊呼,拉满的火弓一时不知道该对准何处,“你还好吗?”


  “我没事,”她费力地拔出插在地里的重剑,“它们不是普通的魔物,大家小心!”


  “都注意身后,”迪卢克的黑色重剑再次覆盖上火焰,“那个小鬼,待在马背上不要乱动。”


  “我叫凯亚!”他不满地抗议道,“需要我帮忙吗?骑士们?”


  没有人理他。


  所有人都在集中精力对付那两个深渊法师,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棘手的敌人。


  好在迪卢克队长足够可靠,迅猛而灼热的火焰击碎了法师的冰盾,少女的火弓紧随其后,如雨的箭矢穿破风雪。几个主力骑士也接连出剑,肆虐的雷暴和凛冽的飓风交织成无法攻破的巨盾,保护着身后的骑士和马匹。深渊法师见状,正要溜走,却被骑士一齐挡住退路。不灭的火焰粘滞在身上,痛得它们大声嚎叫。


  凯亚默默低头,替这些曾经的部下感到惋惜。


  正当骑士们准备予以最后一击时,这些怪物突然挣扎着爬起,疯疯癫癫地挥舞着手臂。


  ……深渊的气息!


  “它们在做什么!?”骑士诧异地退了一步。


  迪卢克皱眉,示意众人保持冷静。








  “是您吗,您来了吗!魔王大人!”


  深渊法师四处张望着,泪流满面。


  那一缕气息断断续续,难以捉摸。心急如焚的怪物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身上的冰棱被火焰融化,雷电翻滚,黑烟升起,但它们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嘴里仍然不停念叨着怪异的咒语。骑士们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竟也不敢靠近。


  “魔王大人,救救我们!魔王大人!!”


  深渊法师找不到魔王的具体方位,只好匍匐在地面上苦苦哀求,对生的渴求达到极致。


  优菈愣在原地,安柏的箭尖在风中不停颤抖。她们似乎受到某种触动。


  它们在做什么,它们在祈求什么,这些怪物,也会有人类的情感吗。


  “救救我们……救救您的子民!”


  骑士队伍将它们团团围住,各式各样的魔法对准了怪物的身躯。






  凯亚趴在马背上看着这边混乱的一幕,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他又有什么办法。


  他只能轻轻抱住有些受惊的马匹,用温柔的语气安抚着它。那双深黑色的湿漉漉的眼睛里映着他的金色魔王之瞳——这些单纯善良的孩子,总是能第一时间看穿他的真面目。这匹黑马平静地看着他,并没有惧怕。在它眼里,魔王也只不过是个少年,与其他生灵无异。


  “你一定是第一次来这里。”他贴在黑马的耳边轻语,眼角湿润,“雪山很美,但不适合你们。”


  黑马自然不知道他为何流泪,只是乖顺地蹭了蹭他的脸颊。








  一声怒喝之中,红发骑士的巨大重剑落下。深渊法师的惨叫声响彻云霄。他没有抬头看那些绝望的眼神。他永远没有抬头的勇气。


  尽管这些深渊法师只是将魔王当成保命的工具,但他依旧于心不忍。不管怎样,他们曾作为人类堂堂正正地活过,他们曾为伟大的坎瑞亚创造奇迹。但此刻,他们却在被他们的王抛弃。


  这让他不可避免地想到了魔剑戴因。这么多年来,他也是这样收拾“烂摊子”的吗,他亲手杀死那些同族“余孽”的时候,也会像他一样流下悲悯的泪水吗。










  “怎么了。”迪卢克翻身上马,看出凯亚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昔拉受了点惊吓,真可怜,”凯亚抚摸着黑马的头,“她在蹭我的手,你看。”


  “昔拉?”迪卢克狐疑地看着他。


  “是的,昔拉。她是个女孩子,对吗?”凯亚纯净的蓝眼睛里满是笑意。


  迪卢克沉默了片刻。能看得出,黑马很喜欢凯亚,甚至伸出湿润粗糙的舌头轻轻舔舐着他的手掌,痒得他忍不住轻笑。


  “我们该走了。”他沉声道,“这里不适合久留。”


  凯亚只好乖乖趴了回去。厚重的斗篷重新盖在他身上,不知名的植物香气又一次扑面而来。


  骑士们补充了消耗的能量,再次恢复队形,继续向雪山深处进发。临行前,凯亚还是没能忍住。他悄悄扭头,看向那一片魔力元素造成的狼藉。可惜,什么都没有了。


  那里只剩下一片烧焦的草。什么都没有了。风雪带走一切残留的灰烬,这远比他想象的要无情。












  “保持冷静。”


  迪卢克时常重复着这句话。


  几天下来,骑士们见识了各种闻所未闻的奇特魔物,这些魔物强大而凶狠,并且比他们更加适应风雪与寒冷,一旦陷入持久战,只会对他们更加不利。迪卢克立刻更改计划,将队伍分成几个小队,还制定了速攻的作战方案。


  除此之外,雪山里甚至还有他们从未见过的异族人。他们攻击性极强,看起来不像来自冰原,倒像来自某个更加遥远的国度。迪卢克不想与这些人发生过多冲突,基本上都是绕开他们前进。


  风雪日益强烈,吹得人心头也跟着麻木了起来。满眼除了雪白还是雪白,单调而无趣的颜色总会令人心生倦怠之意。


  但凯亚看起来很开心,他喜欢雪山,喜欢雪山的一切生灵,简直像个无忧无虑的精灵。骑士们也很喜欢他,这孩子身上有一种魔力,总能吸引着别人去接近他。虽然迪卢克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当那双干净的蓝眼睛望向自己,蒙尘多年的灵魂仿佛被冷彻的清泉轻轻拂过,在纯白的世界重获新生。


  置身于空旷而孤寂的雪山,似乎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束缚自己,束缚那颗跳动的心脏。他总是不停追问自己,他的火焰究竟是什么,是烧尽一切阻碍的力量,还是莱艮芬德世世代代的枷锁。当他闭上眼睛,又好像有人在耳边轻声叹息:他不应是神明身侧最忠实的利刃,他应当是雪山上空自由翱翔的鹰。


  可等到迪卢克看到骑士们疲倦的面孔,一切又不得不回到现实。年轻的队长还肩负着重任,他不该有那些荒谬的念头。他是莱艮芬德,王国内唯一一个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家族,他不能辜负神明的信任,辜负家族坚定而虔诚的信念。







  傍晚时分,他们终于到达了第一个营地。雪山坚硬冰冷的岩石挡住大部分风雪,将它环绕在中间,仅有一块不大的空地能够供人休息。这是先前的冒险者留下来的,虽然简陋,但仍能帮上不少忙。


  不远处传来魔物的吼叫声。狼群从山坡上冲下来,与他们擦肩而过。它们奔腾时扬起的雪花和尘土,让这些年轻的战士也跟着躁动起来。


  “保持冷静。”


  迪卢克再次强调着,手中的重剑从未放下过。


  优菈和几个骑士一同安置好了物资和马匹,安柏则跑去煮了些热粥,分发给众人。毕竟在雪山里,尽快恢复体力是最重要的事。凯亚似乎很喜欢这种紧张刺激的感觉,自告奋勇要和迪卢克一起去附近打架。


  红发骑士有点不情愿。清除魔物一是为了清除阻碍,二来骑士们很少在严寒环境中作战,必须借助这些低等魔物及时适应这样的战斗方式,才能更好地应对魔王。他可从没想过要带上这个小鬼。


  “我很厉害的,骑士先生,”凯亚看起来自信满满,“不要小瞧冰原人,我们的冰元素可比你们的纯粹许多。”






  事实证明,这个孩子确实有着相当高的战斗天赋,只是未经打磨,技巧略显青涩。不过这已经足以引起他的大部分兴趣。或许雪山孕育出来的生灵都是这样,单纯、冰冷而强悍。


  “做得不错。”


  迪卢克接过旁边骑士递来的绷带,“冰原人都像你这样吗。”


  “怎么可能,”凯亚漫不经心地擦拭着匕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的能力在村子里可是数一数二的,不然我也不会留下来啦。”


  他抹油擦拭的动作很娴熟,包括骑马,生火,做饭,御寒等等生活技能,全部都是跟着那些冰原的猎手学来的。为了应对这些骑士,他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如果说他从小就在冰原长大,绝对不会有任何外来人质疑。


  迪卢克也清楚,有些事情远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但他问不出更多,只能就此作罢。


  尸骸的灰烬再次消散在风雪之中,迪卢克的火焰仍然在草地上燃烧着。凯亚似乎很讨厌这些灼热的火焰,每次都会躲得很远。



  “你之前说过,你从小在这里长大。”


  “是的,迪卢克先生。”


  “你的家人都是什么人。”


  凯亚故作深沉。“我的家人?这可有的说了,他们是雪山最优秀的猎手,是冰原上最厉害的——呃,不要这样看着我,先生。”他无奈道,“好吧,其实他们都是再普通不过的冰原人。”


  “而你却如此特殊,”迪卢克紧紧盯着他的蓝眼睛,眸光锐利,“你的外貌,你的能力,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冰原人该有的。”


  “啊,这是多么难得,”凯亚饶有兴趣地撑着下巴,用同样热切的目光注视着迪卢克,“如此特殊?骑士先生,我可以把这些话理解成对我赞美吗?”


  “可惜我并没有这层意思。这只是个事实。”


  “我知道的,迪卢克先生,可无意识的赞美往往比那些刻意的讨好更得人心,不是吗?”


  他愉快地笑了起来,右手轻轻抚摸着黑马的脑袋。


  “可怜的昔拉,你今天怎么这么没精神,是昨天没有睡好吗?”


  迪卢克还没来得及追问刚刚被岔开的话题,前方的骑士便再次高声呼喊起来:“大家小心!有情况!”


  该死。他只好迅速起身拔出重剑,集中精力观察着周围的异动。






  “你们看……那是什么!”骑士的声音在风中颤抖。


  “那是……”



  众人的声音同时消失在风雪中,所有人都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半空中的黑色身影。隔着风雪,完全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可怕的气场,那股令人战栗的力量。


  迪卢克表情凝重。


  “退后,不要靠近!”


  他挡在所有人面前,握紧重剑,滚烫的火焰在风暴中翻滚升腾,发出爆裂的轰鸣。


  某个令人畏惧的熟悉字眼开始在众人脑海中浮现。


  “不会吧,”凯亚吹了声口哨,“咱们的运气会不会太好了一点?”


  话音未落,那个黑色身影便忽而消失在他们面前。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巨大的吼声又开始在群山之间回荡,整个雪山的魔物受到这股深渊气息的影响,纷纷咆哮起来,一如魔王苏醒的那天,树木折断,万物惊惶,风雪不歇,天地无光。


  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战争即将开始,只是这一次没有天理和神明,只有深渊的魔王与王国的骑士。


  “现在该怎么办,队长?”


  “不要轻举妄动,”迪卢克制止了手下的行动,“我们还不能确定……”


  “可是……”


  事实几乎已经明了。骑士们面面相觑。那样强势的深渊气息,除了魔王,绝不可能出现在另一个人身上。


  更糟糕的是,随着魔物的吼叫,山顶的积雪开始崩塌滑落,山崖也随之断裂破碎,骑士们迅速向后退去,竭力避开那些飞溅的石块和雪块。迪卢克一手抓起凯亚,正要翻身上马,却被风沙吹得睁不开眼睛。



  “这里要塌了!”凯亚胡乱叫喊着,“呜啊,怎么回事?这些魔物——”


  “快走,”迪卢克用力把他扔了出去,“你话太多了。”


  但为时已晚,高处的雪崩过于严重,大堆的白色已经坠落下来,铺天盖地。走在最后的两个人还是不幸被卷入雪中,一齐掉进深不见底的山谷。



  “队长!”


  骑士们心急如焚,却也无能为力。雪崩来得太突然,就算他们想救起迪卢克,也要先保全自身。黑色的队伍在魔物狂暴的吼声中穿梭,每个人脸上都是难以抑制的痛苦神色。


  风雪的呼啸和怪异的叫声在耳边杂糅成一片,沙土和细雪纷飞,蒙蔽着众人的视线。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真真正正意识到,雪山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













  好痛。凯亚倒吸一口凉气。还好是摔在了柔软的雪上,不然他这具脆弱的身体……


  “哟。”


  北境的执行官看着苏醒过来的凯亚,轻快地打了个招呼。他穿着一身灰色制服,正相当悠闲地坐在篝火旁边烘烤着衣服。


  “……”


  凯亚看着这张年轻的脸,愣了半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身上的衣服被雪浸湿,又被身旁的火堆烤干了大半,这种半冷半热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真是令人吃惊,”那个年轻人面带微笑,“女皇大人从未跟我说过,魔王居然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凯亚立刻明白了他是什么人。他的老朋友——驻守于遥远北境的冰神在得知他苏醒后,立刻派出不少人手支援雪山,这位估计就是她的手下之一了。




  “……真没礼貌,”他缓缓坐起来,目光平静,“在我眼里你也只是个二十岁的孩子。”


  “哈哈哈哈……看来我不需要自我介绍了。”


  达达利亚笑起来的样子相当人畜无害,“无意冒犯,魔王大人,很高兴认识您。也许我这一趟没有白来。”


  凯亚看向四周。这里似乎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洞,周围都是坚硬的石壁,只有头顶的一小片天空透着光亮。


  “……那个红头发的人呢。”


  “红头发?”达达利亚挑眉,“女皇陛下和戴因斯雷布只提到了您一位。”


  “不……”


  他脑子一时有些混乱。方才发生了什么。戴因出现,魔物吼叫,雪山崩塌,他和迪卢克一起掉下山谷,他醒了。然后呢,迪卢克呢,迪卢克去了哪里。


  达达利亚耸肩。“别看我。是戴因斯雷布把你救了,放在这里就走了。”


  “这是什么地方?”


  “魔王大人,我是个北境人,”他笑了笑,“对这里的熟悉程度可比不上您。”


  “……”


  完了。凯亚心一沉。


  一想到迪卢克可能还被埋在雪里,他简直快要窒息。


  “听着,朋友,”他试图让自己迅速冷静下来思考对策,“虽然不知道我的老朋友为什么会派出她座下最年轻的执行官过来帮忙,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合作。”


  “当然,服从魔王的安排也是女皇陛下的旨意之一,”达达利亚优雅地行礼,“不过有一点我需要替女皇陛下澄清,这次行动是我主动要求过来的。”


  “哈,无畏而鲁莽的年轻人。”凯亚已经冷静下来,并开始在洞穴的周围寻找着通往外界的出口,“或许你应该感谢冰神对你的信任。”孩童的样貌确实能让人放松警惕,但也就是这一点不好,这里的雪太多太厚,以他现在的身高所走的每一步都有陷进深坑的可能。



  “我只是想知道传说中的深渊魔王到底有多强,”达达利亚站在一旁看着他,“如果您不介意跟我切磋一下的话。”


  “……我相当介意,朋友。”


  他在黑暗中摸索半天,终于找到一处透风的缝隙,尽管不算太大,但是也勉强能让一个正常体型的成年人钻出去。


  “快,从这里出去。我需要找到一个红色头发的人,他可能就埋在咱们的脚下!”


  “哦,那真不幸,”达达利亚走了过去,“冒犯了,朋友。”



  山洞外面还是白茫茫的一片,风雪未曾停歇。雪山崩塌堆积下来的雪淹没了不少植物和石块,许多地方都变了模样,纵使是熟悉雪山的魔王,也很难认出这是什么地方。


  凯亚头疼了起来,这要从哪里开始找。被埋在雪里这么久,恐怕……



  “戴因没有对你说什么?”他看向身后的执行官。


  “他只说不能暴露你的魔王身份,”达达利亚抬头望着远处灰暗的天空,深邃的蓝色眼睛里毫无光亮。“为了应对王国,北境的先遣队早已到达雪山,我这次过来只是为了传达女皇陛下的意志,顺便看看沉睡了几百年的魔王还有几分当年的实力。”


  “……”


  真是个热血好战的年轻人。凯亚陷入沉思。


  其实他真正想问的是,戴因有没有看到迪卢克,有没有顺手把他救起来,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戴因有多厌恶王国,他是知道的。


  “劳烦替我向冰神转达谢意,”凯亚深吸一口气,“朋友,你最好离我远一些。如果被那些骑士发现,我们的一切努力都会白费。”


  “我没意见,”执行官点点头,“愿你能早点找到那位红发的朋友,魔王大人,改日再会。”


  那位可不能算朋友。他翻了个白眼。他们只会成为敌人。


  他命令戴因借用深渊的力量在骑士们面前假扮魔王,这样一来没有人会继续怀疑他的身份,但坠崖确实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凯亚揉了揉眉心。真令人头痛,迪卢克·莱艮芬德,现在轮到魔王来拯救你了。








tbc.


评论(13)

热度(502)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