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古白垩

[枭羽]魔王(6)

骑士迪卢克×魔王凯亚

魔王(5) 









   直到傍晚,迪卢克才回到骑士营地。天色黯淡下来,而他在雪地里走了太久,累得几乎浑身脱力。为了避免消耗过度的火元素力,迪卢克没再处理身上堆积着的冰冷的雪,只是勉强保持着正常的体温缓慢前行。尽管如此,他仍旧疲惫不堪,步子沉重得像戴了镣铐,再没有了先前那样的从容。好在几个值勤的骑士远远发现了他,赶快飞奔过去搀扶。


   “队长回来了。”其中一个转身喊道。


   身后几个人的动作明显僵了僵,随即跑进营地寻找药剂和绷带。剩下的骑士围过来,面露关切之色,但气氛却诡异而僵硬。迪卢克被扶到火堆旁边坐下,换下冻得冷硬的外套,披上骑士拿来的干燥柔软的羊毛毯子。弓箭手安柏正帮着照看昔拉,看见迪卢克回来,似乎还有些惴惴不安。


   一碗热汤被慌慌张张地递了过来,溅出的几滴汤水洒在他冰凉的手指上。


   迪卢克没有接,只是静静看着他们。呼出的白色雾气渐渐消散在寒风中。


   “发生了什么。”


   “队长,您先休息一下……”


   “你说,”迪卢克死死盯着身旁的骑士,“别磨磨蹭蹭。”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


   “是……从王国传来的消息……”


   终于有人忍不住开口,而他的声音却带着颤抖的哭腔。


   “王城被叛军占领,莱艮芬德老爷他……他……”


   迪卢克呼吸一滞。“什么?”









   黄昏似乎真正意义上的降临了。


   谁都没有想到,反叛的重剑会刺向王国自身,平静的海面终于掀起波澜。贵族们带着士兵攻入城墙与高塔,将蓄谋已久的野心公之于众。


   “旧贵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他们这样说着,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焚毁的旗帜倒下,引燃路边茂盛的灌木丛,烈火开始在城内蔓延,纯净蔚蓝的天空被滚滚浓烟遮蔽。商铺里空无一人,街边的水果摊被粗鲁地打翻,各类水果和鲜花被士兵们踩在脚下,孩童从未见过这样的厮杀场面,被吓得放声大哭。


   安稳而祥和的假象被打破,暴虐无道的统治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霸占了自由的国度。而最不幸的是,风神座下的精英基本都被派到了雪山,剩下的普通骑士根本无法对抗来势汹汹的反叛军。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协助普通百姓逃出王城,让他们坐上简陋的马车赶到乡下去避难。谁都没有想到,这帮新贵族竟然有勇气向高高在上的风之神示威,或许能够说明,他们背后还有某个比神明更加有力的倚仗。


   “克里普斯老爷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线人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


   迪卢克试图冷静下来,但他浑身仍然止不住地颤抖,“风神不会坐视不管。”


   “……人类的战争,神明无法插手,”骑士难过地低下头,“这是新旧贵族之间的恩怨。”


   “为什么。”


   他咬牙切齿,“他们怎么敢!王国即使没了骑士团也还有许多盟友,更何况我们也是迟早要赶回王城……”


   骑士犹豫半天,还是开口了。“是这样,大家都猜测,是……魔王。”


   “什么?”


   “反叛军的队伍里有劳伦斯家族……以及,深渊法师。事情和我们想的不一样,即使有盟友……”他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却如同落雷一般轰鸣,击碎了他先前的全部猜想,迪卢克一时未能反应过来。反叛,魔王,深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刚刚说,劳伦斯……?”他抬头看向四周,确实没有见到优菈的身影。


   “她……她已经赶回王城了。”


   站在一旁的安柏突然哽咽着开口,“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但是请您相信,优菈绝对不是那种人。”


   “……”


   “她走得太突然了,只让我替她向您道歉……她说有些事她必须做个了断,”见迪卢克脸色渐渐沉下去,她又着急地补充道,“队长,每个骑士都有他们所要守护的东西,对吧?优菈只是不能违背曾经立下的誓言!请您相信她……不会背叛骑士团。”


   “我知道了。”


   迪卢克重重呼出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关于魔王呢,有没有更多消息。”


   “……没有了。”


   “有人亲眼看到了深渊法师?”


   “线人的情报不会出错。”



   所有人都忧心忡忡地看着他们一心信赖着的年轻队长。


   篝火旁一片寂静,只有木柴燃烧的噼啪响声。大片的洁白雪花又开始堆积在他身上,可他此刻一点催动火元素力的念头都没有。迪卢克勉强吃了点东西,又喝下那碗热气腾腾的汤,总算是恢复了些许体力。他心里清楚,骑士们这段时间过得也相当煎熬,不论是王国还是魔王,两边似乎都看不清前路与真相。


   也许那天看到的黑影只是魔王派出来掩人耳目的幌子。真正的魔王不在这里,甚至不在雪山。他能够掌握进攻王国的消息,能够派遣深渊法师,甚至还跟劳伦斯家族……联手。这是因为魔王拥有传说中的全知之眼,还是王城里早就潜伏着一群勾结深渊的叛徒?


   “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迪卢克大人。”


   他自然明白。再也没有其他人能有这样的本事。蔑视风神,占领王城,仅靠一群愚钝的贵族是做不到的。


   “叛乱,以及莱艮芬德老爷的失踪,只有可能是魔王……那个降生于深渊的怪物……他在雪山制造出动静,把我们诱骗到这里来,实际上是为了击垮王城!”骑士越说越激动,眼神里充满热切。


   深渊……


   说起深渊,迪卢克突然恍惚了一下。他轻轻触碰着胸前的金属徽章,嘴里喃喃道,“不对。”


   风神的印记。


   他自始至终都在怀疑。风神的印记究竟有什么用。它未能替骑士们抵挡风雪,也没有做出任何指引。不论什么时候,它只是冷眼旁观着世间一切,似乎压根就不存在。而风神为什么要固执地降下旨意,派遣他们来到雪山,又为什么要郑重其事地在骑士身上留下风神的印记。印记……究竟有什么用。


   “迪卢克大人……”


   “找到凯亚了吗。”迪卢克问。


   骑士们立马内疚地低下头,“抱歉队长……这里风雪太大,搜救实在困难。”


   “那就跟我去找他,”红发的骑士目光冰冷,“现在就出发。”


   “可是队长,你才刚回来……”


   “有更要紧的事情。”


   他提起自己的重剑,神色凝重。骑士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将要面对什么,只是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浮出水面。










   “也许我是错的。”凯亚轻声说道。


   他上半身未着寸缕,漂亮的小麦色肌肤光滑而柔软,上面有几道被冰封住的狰狞伤口,还有许多细碎的划痕。


   听了这话,戴因手下的动作一顿,眼里露出一丝惋惜。


   “我一直想说……您无须自责。”


   他的右手盖住魔王的双眼,封印被进一步加固,那些因魔力暴动而渐渐实质化的锁链终于归于透明,渐渐消失在他的手腕和脚腕上,“深渊的力量本就难以控制,即使是我也无法驾驭。”


   “可是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凯亚慢慢睁开双眼,露出一个具有鼓励意味的温和笑容,“如果不是你帮我转移注意力,我也没办法腾出时间来做别的……嘿,轻点!”


   药水接触皮肤的那一瞬间,身体像被刀子狠狠划开,又撒上了一大把盐粒,痛得他咬紧牙关。戴因置若罔闻,只是干脆利落地割断绷带。这么多年过去,他像居无定所的候鸟,一直在各国四处游历,但也从未忘记囚笼中还有一只尊贵的孔雀正等待着同伴的援助。


   他的王还是太年轻了。沉眠了五百年,阅历和眼界丝毫没有增长。面对纷乱如麻的世道,他反倒更像一张白纸,即使心里装着故国和子民,却也不曾想过外面的世界变化得有多快。


   “您不该轻信王国的骑士,”他语气平淡,面上依旧没什么情绪,“他们是宿敌,不是您挚爱的子民和冰原人。”


   “我没有轻信…………等等,挚爱?冰原人?”


   凯亚的语气立刻拐了个弯,“朋友,说实话,我对冰原没什么感情,只是……”


   他顿了顿,似乎是在思考,“他们捕鱼,打猎,看星星,在篝火旁唱歌,我……很羡慕。”


   戴因倒极少见他直白地展露这种情绪,便没有反驳什么。洞窟里安静得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他们和深渊的子民一样,只是一些无辜善良的普通人,他们没有做错什么。”


   凯亚垂下眼,瘦小孱弱的人类身躯让他看起来乖顺而可怜,“我只痛恨……罪魁祸首。”


   “您过于善良了。”戴因意识到他在刻意回避某些东西,只好无奈地摇头。


   “……戴因。”凯亚诧异地看着身旁的金发男人。


   “……”


   戴因斯雷布只是沉默,并未停下手上的动作。


   如今的他行事手段狠厉果断,颇有几分魔剑出鞘见血封喉的架势,与几百年前的那副模样大相径庭。这五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改变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冰原人总说,时间是永不止息的奔流。凯亚似乎能体会这句话的意味。漫长的岁月能够冲淡情感,湮没旧事。他能看出戴因正在变得渐渐淡漠。那他呢。尘埃落定之后,他将何去何从?难道只能在世间孤独地游走,变成孑然一身的行尸走肉么。


   偌大的冰蓝色洞窟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正如几百年前他们于深渊之中降生,相依为命。但他不可能永远孤独地守在这里。不论结果如何,命运如何,他势必要亲手打碎这束缚一切的枷锁。



   “嘶……好痛!你到底用了什么?”


   “您现在的身体无法自愈,只能依靠人类的药物,”戴因斯雷布耐心地往他的后背上涂抹着,“请您谅解,人类的身体脆弱敏感,远不如您的魔王之躯强悍。”


   “轻点、轻点,下手太重了。”


   凯亚有点不耐烦地拧起眉头,“我还以为压住锁链就能走了!我身体没有问题。”


   “您现在是人类,不是魔王,”戴因固执地重复道,“人类的身体经不起您那样的折腾。忍一忍,不然您的骨骼会开裂的。”


   “我宁愿它开裂——啊!太痛了戴因,你轻点!”


   药水迅速渗入他的皮肉之中,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若不是周围的低温麻痹着他的感觉,估计还要比现在痛上许多。凯亚正要大声宣布自己的骨骼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一抬眼却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一抹熟悉的红色。真是不可思议。凯亚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



   “嘿……有麻烦了,朋友。”


   他低声道,“我的小男朋友过来了,你可要躲远点。”


   “……您痛得要疯了么,什么小男朋友。”


   “啊,真抱歉,没有跟你说过吗,我早已坠入爱河!”魔王骄傲地说着,嘴里却不自觉地嘶了一声,冷汗顿时簌簌直冒。“呃……好痛……你这药真是见了鬼了……”


   后背的伤势扯动着他全身的肌肉和神经,痛得他几乎要昏厥。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折磨他,早知如此,他就应该一直睡着,永远不要醒过来。凯亚缓缓撑起身体,总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刚刚苏醒的那一天,疲惫、无力、又浑浑噩噩。


   “……多么新鲜的词,坠入爱河。没想到有一天能从你嘴里说出这种话。”


   “你想不到的事情可多了……总之他来了,嗯,鬼知道他为什么要来,明明已经让仙灵把他送回去了……”


   “莱艮芬德?”戴因终于看见了那个男人,但为时已晚,他们已经对上了视线。“你是说莱艮芬德?”


   不远处的火红色头发的骑士正好也朝着这边看过来,目光不善。好吧,非常不善。


   “不错,莱艮芬德,”凯亚流畅地接过话,“他真可爱,不是吗?”


   “……我并不觉得。”


   “那是因为你不是我。”他轻轻笑了两声,听起来有点骄傲,又有点像是在自嘲。“你不是魔王,你的眼睛无法看穿他的灵魂。”



   不知是天赋异禀还是性格使然,越是到了这种危急处境,他反而显得更加从容。那张漂亮的脸充满了迷惑性,看起来单纯而无知。


   “不过,真倒霉啊。他已经猜到我在骗他了。戴因,他会不会生气?真是令人苦恼,能不能帮坠入爱河的魔王想想办法?”


   “少说些胡话。”


   戴因站了起来,挡在他面前,“赶紧做好准备,他们随时会冲过来杀了你。”


   他们才不是那样的人。凯亚嘁了一声,心里正要嘀咕,突然发现自己上半身还赤裸着,赶紧抓起一旁的长袍披在身上,嘴里还不忘低声喊道,“不好了戴因,你可要解释清楚,我们是清白的!”


   “……”


   戴因对于凯亚在这种情况下仍能保持乐观而感到欣慰,但这个时候显然不适合讨论这些。


   那个踏着熊熊火焰而来的贵族公子显然并非只身一人前来,他的身后还跟了一大片训练有素的精英骑士,他们身上带着来自强大王国的压迫感,甚至能感受到一丝不畏风雪的气魄。骑士们举着精钢锻造的剑和盾,将寒冷的洞窟团团包围起来,脚步声如奔雷轰鸣,叫人心惊胆战。领头的红发男人面容冷峻,紧紧盯着洞窟中间的两人,与所有骑士一样,眼中充满了各种复杂情绪。


   “凯亚。”


   他低声念道。寒冰般的叹息转眼湮没于风雪。




   该怎么形容这样的一个少年。他只是随意地坐在那里,便能夺去大部分人的视线。身上披着洁白的长袍,大面积的蜜色皮肤裸露在外面,又被柔顺的深色长发遮住部分,看起来就像一只幼年的未经世事的野兽。他的手指纤细而修长,赤裸的脚趾圆润可爱,整个人坐在冰冷刺骨的雪中,似乎与世间的一切格格不入。


   凯亚还是那个凯亚,但气质分明已经变了。他不再是那个泉水一样清澈而纯洁的孩子,那双精灵一样的蓝色眼睛——不,不是精灵,说他是妖精也不为过——里面满是狡黠、讥诮和欢愉。他看着众人,就像以往他们相处时那样,没有丝毫慌乱。


   “你是什么人。”


   迪卢克直接忽略了凯亚,选择看向挡在他身前的金发男人。


   “监护人,”戴因斯雷布回答,“可以这么理解。”


   “我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监护人。”


   “惊人的巧合,”戴因说,“我也从未听他提起过什么……呃,小男友?”


   “……?”


   凯亚一惊,赶紧在戴因身后小声补充。


   “嘿,不要提这个,他不会承认的……”


   “好的……我差点就当真了。”戴因微笑着回答。


   “是真的!只不过他一直都很羞涩……”


   “是的我相信你,”戴因敷衍道,“但是现在,待着别动。”



   迪卢克狐疑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微微抬起下巴——这个微妙的动作让本就是贵公子的莱艮芬德看起来更加倨傲。


   “既然如此,”他说,“你就应该离他远点。”


   火焰的燥热气息迎面袭来,还夹杂了不少暴动的怒意。戴因下意识抬手抵挡,强劲的深渊力量喷涌而出,阻挡着赤色火焰的吞噬。——这股力量是他从魔王那里借来的,并不属于自己。但骑士们大惊失色,显然已经被蒙混过去。


   “魔王!?”众人脸色难看起来。“他就是魔王……!”


   深渊的气息不可能存在于其他人身上。深渊之主只有一位——那便是魔王。这是他们翻遍所有资料才得到的结论。可他们并不知道,最为重要的情报早已被人暗中销毁。有关魔剑戴因的信息,残存的古书中只字未提。


   “你是魔王……?”


   迪卢克看上去相当愤怒,眼神凶狠得几乎要吃人,“凯亚,你为什么和魔王在一起。”


   终于轮到自己了。


   凯亚心虚地咽了咽口水,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别生气宝贝!我心里只有你!”


   都到了这种时候他还有心情说笑。迪卢克眯起眼睛,显然并不满意这个回答。


   “听我解释好吗,我以为你们会在营地里好好休息……”他抖了抖长袍上的雪花,站了起来,身姿轻盈得像只野猫。


   “然后呢,你趁机去和魔王通风报信?听着,我现在不关心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迪卢克冷冷地打断,“最好先让你面前这位解释一下关于王国叛乱的事。”


   “叛乱?”


   戴因和凯亚同时愣了,凯亚更是震惊到语无伦次。


   “叛乱……什么叛乱,你在说什么……”


   他看向周围面无表情的骑士,似乎明白了什么,心里咯噔一声,一时间只觉得呼吸困难,“嘿……冷静点朋友们,这,我觉得魔王大人可能需要一个解释……”


   怎么回事。他看向戴因,却发现他也是同样的茫然失措。究竟是谁同时瞒过了他和戴因两个人,以魔王的名义进攻王城?难道……




   “解释?我倒希望他能给我们一个解释。”


   迪卢克手握重剑,目光冷冽。“贵族和深渊法师占领了王城,就在我们离开雪山的这段时间。如果魔王的用途只是为了牵制住我们……”他冷笑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不是的……”


   凯亚顿时冷汗直冒,他这时才意识到天理的布局有多狠毒。很明显,魔王被算计了——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天理已经埋伏好足以挑起战争的暗线,而且不得不说,它似乎快要成功了,王国的怒火被成功转移到贵族和魔王身上。一定又是这些深渊法师打着魔王的旗号四处惹事生非,这些可恨的叛徒!被天理利用而不自知,早知道自己就应该提前把它们灭掉。


   “是这样……迪卢克,你真是够愚蠢的,我还以为你会把我说的话听进去,既然如此,我必须替魔王辩解几句。”


   “说吧,”迪卢克说,“也许我会相信你。”


   这句话让他心里泛起一阵酸涩,但没有办法,他只能努力解释。凯亚叹了口气,面色凝重。


   “无论信任与否,我必须要澄清一点:深渊法师和深渊魔王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不要把他们做的事情扣在魔王头上,毕竟他们只是一群死不悔改的叛徒罢了。至于真正的罪魁祸首,可能大多数人都不会相信,但事实正是如此——在神明之上,还存在着我们看不见的共同的敌人。它不会直接干涉世间一切,却会巧妙地使用各种手段挑起纷争,最终达到它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知道人类总是很难相信始终处于对立面的魔王,但这一次你们会明白我的……咳,我们陛下的良苦用心。”


   “人类或许对魔王有错误的认知,但是仅凭你的几句话就想让王国彻底信服,这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凯亚歪头,“所以我希望合作,让你们看到魔王的诚意。”


   迪卢克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合作可以,但我不会放过魔王。”他依旧一脸敌意地盯着戴因,似乎对他有不小的意见。


   所以他到底是痛恨魔王还是单纯痛恨戴因。凯亚琢磨了一会,觉得迪卢克只是看戴因不顺眼,说明这件事还是可以解决的。


   “从前我讲过的关于魔王的过往,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凯亚说,“呃,作为……嗯,作为魔王收养的义子,所以我知道这些事情……”


   “义子。”迪卢克淡淡地重复道,“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


   “因为我太喜欢你了,亲爱的,”凯亚突然含情脉脉起来,“我不想给你留下一丝坏印象,懂吗。”


   一旁的戴因正听着两人的交谈,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以只说重点吗。我亲爱的义子。”


   “好的魔王大人,我尽量。”


   “……所以之前你说过的那些,并不是故事,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没错,迪卢克,关于坎瑞亚的一切,我都告诉过你。不论魔王还是王国,都只是受害者罢了。「上面」那位想要看到的,无非就是魔王和王国两败俱伤,进而削弱两方的势力,只有这样才不会影响它的「统治」。”


   “我明白了。”迪卢克收起重剑,示意骑士们退后。“本来我不会轻信,可风神印记足以说明,你是对的。”


   凯亚满意地勾起唇角。也许这位红发骑士真的很适合当伴侣。他比自己想象的要聪明得多,并不是那种单纯在繁重训练和愚钝中长大的孩子。很多事情他不方便直说,可迪卢克显然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比如风神的印记。这个困扰了骑士们许久的问题。


   风神到底在做什么。印记究竟有什么用。答案似乎只有一个。


   整个王国的人都知道,风神一向不喜欢按常理出牌,更何况是一些需要掩人耳目的事情。他在骑士身上留下了足以传达信息的印记,为的就是让魔王知悉他们此次前来的全部目的。


   至于毁掉有关魔王的全部资料,仔细想想也能猜到,这是只有一国神明才能做到的事情,为的便是保护魔王,让两方尽可能和平相处。做完这一切,他才会在灾难即将来临之时,降下旨意,派遣精英骑士前往雪山寻找魔王。只要魔王和王国骑士成功联手,不仅可以让骑士们躲避王城降临的灾难,还能骗过天理,让其误以为魔王与王国仍是敌对状态。到了那个时候,不论是推翻叛乱贵族的统治,还是恢复坎瑞亚故国,似乎都不在话下。


   聪明人之间的交流,往往只需要一点点信任。显然,他们已经成功了。在天理看不见的角落里,象征毁灭的魔王与自由之风的骑士悄然联手,静候着两国黎明时分的到来。





   “好了,现在可以解释刚刚的那句话了。”


   “哪句?”凯亚反复回想了几遍,却始终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东西没有解释清楚。


   “……”


   戴因轻轻咳嗽一声,“我也想知道。‘小男朋友’是怎么回事。”


   竟然是在问这个。凯亚震惊地看向迪卢克:“你不是已经答应我的求爱了吗?难道你忘记了?”


   没想到迪卢克更加震惊地看向他:“求爱?什么时候?”


   “你答应过我,一切结束之后就带我离开这里,回到王国!”


   魔王并不知道,他所理解的“求爱”与人类口中的求爱相去甚远,“有什么问题吗?”








tbc.


评论(42)

热度(535)

  1. 共3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