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古白垩





“迪卢克……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凯亚仅剩的那只金色眼睛涌出眼泪,混着鲜血流过耳边,渗入发丝。他说不清心里还有什么情愫,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浑身发抖,似乎只有胸腔被刺穿的剧痛才能让他勉强保持清醒的意志。于是这一刻他回想起自己的可悲人生。他想起炉火边的拥抱,想起温暖的热牛奶和灿烂的笑容,想起无数次被护在身后。被爱意裹挟,被爱意腐蚀。他不停地回忆着,试图找出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但他想不出来。

这都不是他应得的。一条流浪野狗要如何混入高贵的狼群。他得到了同情与怜悯,却要在此刻被昔日的谎言撕咬。


他的声带已经破损,在暴雨中发出断续而难听的噪音。凯亚想要大笑,想要吐出喉咙中淤积的污血,但他一样也办不到。所有人都在头也不回地远离,曾经他想要得到的某个答案,也在这样的惨剧中变得不值一提。


他的骨头又冷又硬,像海水拍打着的礁石。





评论(3)

热度(106)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